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校园之护花兵王 一念永恒 医流高手txt 陈天网盘

来源:网络整理2017-10-12 19:49

那这样吧,我明天请你吃饭。

妙医圣手

杨雪觉得就算是朋友还是得表示一下。


好啊,那你请我吃什么呢。


祁昊笑嘻嘻得看着杨雪说道,他想在这时候逗逗她缓解下刚才的氛围,故意装出一副坏人要敲诈她的样子。


明明之前很睿智的杨雪这时候就显得呆呆的了,声音一下低了好几个分贝,细声细语道你想吃什么啊,太贵的我买不起啊,家里也不让我花太多钱。


声音渐渐的细只有蚊子那么点大了。


我要吃。


祁昊看着杨雪略显委屈的模样,把声音拖得老长,十分期待杨雪后面的表情变化你。


啊?杨雪猛然抬起头看着祁昊,脸一下变得羞红。


随即瞪了祁昊一眼,略显生气得嘟嘟嘴,本来还对祁昊十分感激的,没想到他居然说出这种没羞没臊的话,很失望得想要开口时。


祁昊把剩下的话说了出来吃你做的饭。


杨雪一下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怪罪得看了眼祁昊,不把一句话快点说完,害自己错怪他了。


吐了吐舌头,缓和下刚才尴尬的氛围我没怎么学过做饭。


我妈也教了我好几次我总是笨手笨脚的。


哈哈哈!祁昊爽朗的笑道,杨雪刚才的反应祁昊尽收眼底,发现生气时的杨雪居然也好可爱!我就随便说说,瞧你紧张的。


那你就请我吃学校食堂的香锅吧。


学校食堂?杨雪不敢相信祁昊只要让她在学校里请他吃饭,想着自己刚才说过太贵的买不起,知道祁昊肯定是为了她着想所以只要在学校食堂吃饭我是说最好不要吃太贵的,但是学校周边的一些饭店我还是请的起的,学校的太随意了吧。


没有啊,香锅可是咱学校食堂最贵的了,哪里随意了,我一学期都不一定吃一次呢,这次拖团支书大人您享次口服喽。


虽然祁昊也很想和杨雪两人在外面来次单独的晚餐,但让女生请吃饭,祁昊总有些过意不去,也就照顾下杨雪的钱包,吃学校香锅啦。


好吧,那就吃香锅吧,明天中午如何?好的,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今天晚上的操场事件实在太过爆炸了,虽然一开始在祁昊的建议下就有很多同学去阻止那些旁观者拍照录像,但还是有不少漏网之鱼,在各种平台上肆意发放那些视频。


好在他们大多离得比较远,清晰度也不够,不

[-page-]

那这样吧,我明天请你吃饭。

极品仙帝在花都

杨雪觉得就算是朋友还是得表示一下。


好啊,那你请我吃什么呢。


祁昊笑嘻嘻得看着杨雪说道,他想在这时候逗逗她缓解下刚才的氛围,故意装出一副坏人要敲诈她的样子。


明明之前很睿智的杨雪这时候就显得呆呆的了,声音一下低了好几个分贝,细声细语道你想吃什么啊,太贵的我买不起啊,家里也不让我花太多钱。


声音渐渐的细只有蚊子那么点大了。


我要吃。


祁昊看着杨雪略显委屈的模样,把声音拖得老长,十分期待杨雪后面的表情变化你。


啊?杨雪猛然抬起头看着祁昊,脸一下变得羞红。


随即瞪了祁昊一眼,略显生气得嘟嘟嘴,本来还对祁昊十分感激的,没想到他居然说出这种没羞没臊的话,很失望得想要开口时。


祁昊把剩下的话说了出来吃你做的饭。


杨雪一下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怪罪得看了眼祁昊,不把一句话快点说完,害自己错怪他了。


吐了吐舌头,缓和下刚才尴尬的氛围我没怎么学过做饭。


我妈也教了我好几次我总是笨手笨脚的。


哈哈哈!祁昊爽朗的笑道,杨雪刚才的反应祁昊尽收眼底,发现生气时的杨雪居然也好可爱!我就随便说说,瞧你紧张的。


那你就请我吃学校食堂的香锅吧。


学校食堂?杨雪不敢相信祁昊只要让她在学校里请他吃饭,想着自己刚才说过太贵的买不起,知道祁昊肯定是为了她着想所以只要在学校食堂吃饭我是说最好不要吃太贵的,但是学校周边的一些饭店我还是请的起的,学校的太随意了吧。


没有啊,香锅可是咱学校食堂最贵的了,哪里随意了,我一学期都不一定吃一次呢,这次拖团支书大人您享次口服喽。


虽然祁昊也很想和杨雪两人在外面来次单独的晚餐,但让女生请吃饭,祁昊总有些过意不去,也就照顾下杨雪的钱包,吃学校香锅啦。


好吧,那就吃香锅吧,明天中午如何?好的,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今天晚上的操场事件实在太过爆炸了,虽然一开始在祁昊的建议下就有很多同学去阻止那些旁观者拍照录像,但还是有不少漏网之鱼,在各种平台上肆意发放那些视频。


好在他们大多离得比较远,清晰度也不够,不

[-page-]

能看清具体是什么人,倒是对学校的清誉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最美炮架腿图片

其中一个离得最近的视角,完全记录下了祁昊进入人群击晕樊霖后走出来的过程。


这晚南科人没有一个不知道祁昊的了。


回到学校的祁昊就被肖磊韩诚两人围着说他现在多么出名,什么已经到南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了,什么关于祁昊破妖邪的帖子已经在学校贴吧置顶回复不下千条。


但祁昊以为他们和自己开玩笑的,才到的宿舍又逃了出去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做父亲的功课了。


运动完回来的祁昊更加不想理会他们两个了,洗完澡闷头就睡。


翌日,祁昊才发现肖磊韩诚他们说的一点也不为过,一到教室好多人开始围着他问这问那,肖磊韩诚本来还坐他旁边能帮他挡点人的,结果几个女生硬是把他们给拉走了。


他们看着祁昊的眼神中有着四个字自求多福。


可能要再加四个字幸灾乐祸,但他们想得太简单了,把他们从祁昊身边拖出来可不是单单让祁昊边上空出位置来。


他们也是被刨根问底的对象啊,只是他们的心情和祁昊完全相反,见到那些同学问他们祁昊的事,那个眉飞色舞啊,啧啧啧。


祁昊,昨天你是怎么一下子做出那些合理的安排,才得以减轻的事件的严重性,以最短的时间救出被困学生。


请问你是用什么方法进入诅咒之圈,没有像先前的那些同学乱其性。


你能谈谈你救出被困学生后的感受吗?作为学校的公众人物,你有什么想说的吗?一道一道黑线布上了祁昊的额头。


这些问题明明没什么问题,怎么总感觉怪怪的呢?你们手上是不是还要拿几个话筒啊?问的咋都那么官方啊?祁昊尴尬得对所有人笑了笑,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祁昊不知道的是离他最近的几个都是经过新闻部成员一晚上的教导,突击来采访祁昊的,力求最新,最真,最实的信息。


索性,祁昊按照从左往右的顺序一个一个开始回答的问题。


坐在远处的陈彬不屑得瞧了眼被众人围着的祁昊,瘪了瘪嘴冷冷对着自己的小弟说道哼,不就踩了狗屎运碰巧解了局嘛,要是我当时在那里绝对比他更快得救出那些同学。


现在被学校贴吧炒火了,尽情得得瑟吧,你也就能现

[-page-]

在得意一时了。

我要做皇帝

对对对,祁昊那小子就脸好。


说不定那小子本来就是想去故意装作要见义勇为,实则要在花堆里侃油呢。


他这种处男肯定想借此机会在大学毕业处男。


就是,不然就他这种长相,花钱也没人看得上他呢。


说的真是太对了。


陈彬的小弟为了讨好陈彬,各种尖酸刻薄的话一句接一句得蹦了出来,字字诛心。


反正他们的字典里什么龌龊的话没有,说这些根本不用动脑子。


他们只为陈彬的权和财,和他这个人并没有半分关系。


听到小弟们的附和,陈彬舒坦得靠在椅背上,他就是不爽祁昊能这么简单得吸引了全班的目光。


哼。


一声清脆的冷哼从陈彬的背后传来,他一下坐直了身体怔怔得回过头来,刚才得意的神色全然不见了,颤颤道陈兰。


你说着风凉话不腰疼是吧,还如果你在那边?人家祁昊手受伤了都去帮忙,你呢!什么都不做,怎么好意思把别人说的那么用心险恶,还说是侃油!你太令我失望了!叶陈兰站在过道上,冷冷得对陈彬说道,陈彬一次两次得令他失望,桀骜的本性又出来了,她着实伤心了。


我。


后面那些都是小弟说的啊,我就那么一句。


陈彬真的是有苦说不出啊。

友情链接: 广州二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