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校花的贴身高手小说 官路风流 大主宰吧

来源:网络整理2017-10-12 19:25

嗡嗡。

一号红人全部最新章节

祁昊发了个抖动窗口过来,把杨雪的思绪拉了回来。


不知不觉她竟然已经发了五分钟的呆。


马上回复道刚刚上个厕所,不好意思。


最近有点忙,明天志工部还要搬东西呢,有空了我就去看看你。


好吧,不要把自己累坏了。


祁昊有些淡淡的失落。


结束了和杨雪的聊天,祁昊默默地看着杨雪头像变暗,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装备上妙手回春,不去想那些事了,还不如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将来做个造福妇女的妇科医生。


翌日,杨雪如往常一样和舍友去上课。


在第一节课课间,杨雪和几个舍友嬉笑着去上厕所了,在回来的时候惊奇的发现杨雪抽屉里多了一盒东西。


一个心型的粉色包装盒用红色的带子绑了个蝴蝶结,乍看之下杨雪的几个舍友都以为又是什么男生表达爱意的小礼物了,她们已经见过好几个男生送东西给杨雪了见怪不怪,都嬉笑着催促杨雪打开看看。


但杨雪向来不习惯收别人的礼物,所以无一例外的都拒绝了那些男生的追求,这次她当然也不想接受。


但都不知道是谁送的,四处望了望也没发现有什么人像是送这礼物的,一般这种情况她都会直接把东西放到一边不去管。


可是这次几个舍友美眉却是很兴奋的想要杨雪拆开看看,说说不定里面有什么字条之类的东西呢,那样可能就知道是谁送的了,不就可以还回去了吗?在她们的怂恿下,杨雪慢慢扯开了带子,缓缓打开盒子。


而里面的东西却吓得在场所有美眉都花容失色,惊叫连连,逃也似得飞快离开自己的座位。


吱吱吱。


一盒子的蟑螂从盒子里向四面八方飞快的逃窜。


啊!哪来这么多小强啊!宝宝最怕这个恶心的东西了,快走开,快走开!惊呼声此起彼伏,整个教室里的人都被这么多蟑螂吓到了,有密集恐惧症的人更是吓得躲在了角落里闭上了眼睛。


经过将近半小时的清理才把教室的蟑螂全部解决了。


杨雪站在讲台上,脸色冷若寒霜,皱着眉中气十足得问道到底是谁放的这个礼盒?我希望他能站出来给大家个解释,搞这个恶作剧到底是为什么!但是在场的所有学生也都是一脸茫然左顾右盼,显然那个放礼盒的人并不愿意站出来。


[-page-]

嗡嗡。

麻衣神算子

祁昊发了个抖动窗口过来,把杨雪的思绪拉了回来。


不知不觉她竟然已经发了五分钟的呆。


马上回复道刚刚上个厕所,不好意思。


最近有点忙,明天志工部还要搬东西呢,有空了我就去看看你。


好吧,不要把自己累坏了。


祁昊有些淡淡的失落。


结束了和杨雪的聊天,祁昊默默地看着杨雪头像变暗,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装备上妙手回春,不去想那些事了,还不如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将来做个造福妇女的妇科医生。


翌日,杨雪如往常一样和舍友去上课。


在第一节课课间,杨雪和几个舍友嬉笑着去上厕所了,在回来的时候惊奇的发现杨雪抽屉里多了一盒东西。


一个心型的粉色包装盒用红色的带子绑了个蝴蝶结,乍看之下杨雪的几个舍友都以为又是什么男生表达爱意的小礼物了,她们已经见过好几个男生送东西给杨雪了见怪不怪,都嬉笑着催促杨雪打开看看。


但杨雪向来不习惯收别人的礼物,所以无一例外的都拒绝了那些男生的追求,这次她当然也不想接受。


但都不知道是谁送的,四处望了望也没发现有什么人像是送这礼物的,一般这种情况她都会直接把东西放到一边不去管。


可是这次几个舍友美眉却是很兴奋的想要杨雪拆开看看,说说不定里面有什么字条之类的东西呢,那样可能就知道是谁送的了,不就可以还回去了吗?在她们的怂恿下,杨雪慢慢扯开了带子,缓缓打开盒子。


而里面的东西却吓得在场所有美眉都花容失色,惊叫连连,逃也似得飞快离开自己的座位。


吱吱吱。


一盒子的蟑螂从盒子里向四面八方飞快的逃窜。


啊!哪来这么多小强啊!宝宝最怕这个恶心的东西了,快走开,快走开!惊呼声此起彼伏,整个教室里的人都被这么多蟑螂吓到了,有密集恐惧症的人更是吓得躲在了角落里闭上了眼睛。


经过将近半小时的清理才把教室的蟑螂全部解决了。


杨雪站在讲台上,脸色冷若寒霜,皱着眉中气十足得问道到底是谁放的这个礼盒?我希望他能站出来给大家个解释,搞这个恶作剧到底是为什么!但是在场的所有学生也都是一脸茫然左顾右盼,显然那个放礼盒的人并不愿意站出来。


[-page-]

做不敢认!别被我抓到,哼。

《绝品透视》txt

杨雪下来后,她的几个舍友小声的嘀咕着小雪啊,你人缘不是挺好的吗?怎么会有人给你弄这种恶作剧啊,真是太过分了。


不知道啊,我又没得罪什么人。


老好人的杨雪当然不会得罪什么人,杨淼局长摆在那呢,也没人敢针对她。


真是奇怪呢。


这件事纠结了杨雪一早上,始终没什么眉目,也没发现附近有什么人有异常,提心吊胆的让她很是烦躁。


第二节上到一半陈彬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后来再也没有上过课,不知道去干什么了。


在一处豪宅,朱文拘谨得坐在椅子上记着笔录。


叶小姐,感谢你配合警方,我要开始提问了。


进门时朱文就感觉叶书记的家古朴中透着,让人情不自禁得就紧张起来。


看着周围的装潢和墙上的画作,朱文还一时间无法适应过来。


叶陈兰这几天都没有去学校,就算去了学校她也没什么心思上课。


长久以来,她一直以为自己已经把祁昊给遗忘了,就算祁昊在他面前走过,她也不会注意到,内心更不会起一丝波澜。


但最近一周,她时不时的会多看祁昊两眼,常常想起两人那些甜蜜的过往。


直到那个晚上,嘴角溢着血的祁昊站在她的面前,用手轻抚着她的脸颊,她才知道。


那个他并没有走出过她的心田。


她不想去学校一是因为她并没有那个心情,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她要吸引她父亲的注意,她要等他回来,鼓起勇气和他谈一次。


朱警官你问吧。


叶陈兰淡淡道。


请问你是经过一段不舒服的时间后才失去意识的吗,大约多久?是的,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样子。


根据失去意识前的一些同学回想所判断,你所弹的曲子是《克罗地亚狂想曲》,是你所熟悉的钢琴曲吗?熟悉,但是我并没有怎么练习过,所以我弹不出来。


朱文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果真如此,樊霖当时唱的《夜的第七章》也不是她会唱的歌。


叶小姐应该也不记得失去意识时发生的一些事情吧?是的。


朱文目光扫到下面一个问题,瞥了一眼叶陈兰,略显尴尬得咳嗽了声正色道在你清醒后,祁昊就已经在你面前了吗?他做了什么?那个场景叶陈兰当然记忆犹新,想着祁昊摸着自己脸庞那萧索的

[-page-]

样子,心疼又有些激动,脸上闪过一抹绯红我醒来时他就在我眼前了,正一只手摸着我的脸颊,没有什么其他的动作了。

不灭武尊

朱文仔细得看了眼自己的笔记祁昊是用击晕的方法化解了樊霖那次危机。


他这次还真是因为你是他前女友所以尝试了唤醒你的方法啊。


叶陈兰愣了愣,不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问道朱警官,你刚才说什么?他是因为我所以没有用打晕我那个第一次的方法?朱文注意到自己失言了,叶陈兰的情感问题他不应该提及的,但叶陈兰问都问了也只好回道对,祁昊本人是这么说的。


他还是在乎我的吗?他不恨我吗?他还保留着我们的情感吗?他还。


一时间叶陈兰脑海闪过无数个念头,祁昊能在乎她是多么能令她高兴啊。


拾回情感的她一度以为这只是徒增伤感,当初把祁昊伤的那么深,她并不能挽回祁昊了。


但是,现在听到朱警官说这是祁昊自己说的,那也就是说一切都还有希望!

友情链接: 广州二手车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